11075191_768479883259272_7880478207941398810_n.jpg  

 

小田心兩天大。

如果說生產的痛撕心裂肺,那生完後按摩子宮的痛以及下床走路時的痛,應該可形容成粉身碎骨了吧。

前者其實在結束後就遺忘了,但後者則是持續的折磨。

 

因為懷了一個兩千多的寶寶在體內,子宮已經幾乎被撐到極限,所以在生完後要請老公用掌心下壓到接觸到子宮為止(觸感很像一顆保齡球),然後不停地畫圈,直到它縮小為止。而且隔一段時間就要按一次,作用是促進它收縮,把惡露排出來。

 

還記得第一次護士示範給老公看時,我整個痛到差點罵髒話,而之後倒楣的老公也得邊忍受我充滿殺氣的眼神,邊幫我按摩,沒辦法,老娘會這樣也是你害的。

 

其次痛苦的是第一次下床,而且每四小時就得忍著傷口的疼痛被call去餵奶,這時就對隔壁床的夫妻感到抱歉了,運氣好,我們是被分配到「安胎示範病房」而非一般產後病房,不必被鄰床的餵奶連環call給吵醒,所以相對地獲得較好的休養品質,只是對隔壁來安胎的孕婦覺得很抱歉,這三天凌晨四點都要被吵醒一次。

 

前三天都試著親餵,但乳腺還沒通,餓壞了的小田心吸不到奶就生氣地大哭,有點沮喪,後來因為血糖值偏低,就只好聽從護士的建議先給她配方奶。

 

10350990_768479929925934_4980930406947932158_n.jpg 10407841_768479903259270_3608244849515724149_n.jpg  

是有多不爽!

 

為免除麻煩,我們定了好婆婆住院餐,每天就只期待中午的甜點,其他時候就只像例行公事一般地努力把湯水喝完,多產點奶水給小田心吸;也謝謝婆婆送的魚湯和水果來給我促進奶水,還有媽媽送的燒酒雞,不過大部分的肉都進了我老公肚裡就是了呵呵,我幾乎只喝湯。

同時也體會為何大家都說住院時,一定要準備吸管水果刀菜瓜布洗碗精塑膠袋,吸管是讓我可以不用太大動作的喝湯;水果刀是用來切吃不完的水果;而菜瓜布和洗碗精是用來洗自備的水果刀碗筷與湯鍋等;塑膠袋則是最後一天拿來亂塞一些有的沒有的雜物(怎麼只住三天,多了這麼多東西啊~)

剛出生的她,卻很幸運地皮不皺且很白,還先割好了一對雙眼皮(不過右眼那摺常常藏起來就是了)。

田家四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